學會讓父母“難受”,是一個人變好的開始

學會讓父母“難受”,是一個人變好的開始
value101 2022-12-03 檢舉

 

最近,我的朋友阿娟,陷入了煩惱。

 

她在廣州工作,媽媽從老家過來看她。

 

期間,媽媽每天為她洗衣、做飯、收拾房間,打掃衛生,非常辛苦,無論阿娟怎麼勸,她都不肯停下來放鬆一會兒。

 

與此同時,媽媽還開始暗示阿娟給賦閒在家的弟弟轉生活費、找工作,以及給老家新建的房子提供資金幫助……

 

對此,阿娟感到十分為難:

 

一方面,面對媽媽的「付出」,她內心深感愧疚;

 

另一方面,面對媽媽的「索取」,她又感到很不舒服,有一種被控制和綁架的感覺。

 

而每當她嘗試袒露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時,媽媽都會失控,一會兒暴怒,一會兒痛哭:

 

“我辛辛苦苦將你養大,為你付出了那麼多,你卻一點也不懂得感恩,簡直是個'白眼狼' 。”

 

要知道,跟媽媽的相處過程中,類似這樣的場景,已經不是一次兩次,而是無數次了。

 

對此,阿娟充滿了無奈。

 

透過阿娟的經歷,我看到了當下不少孩子所面臨的共同困境。

 

在心理學上,我們稱之為「付出型親情綁架」

 

 

什麼是付出型親情綁架?

 

它是指家人之間,以親情的名義,一邊過度幫扶,一邊過度索取。

 

其中最常見的,就是父母對孩子。

 

即:

 

以“我是你爸/媽” 為由,跨越界限為孩子付出很多;

 

但它的目的不是為了孩子的成長,而是為了控制孩子。

 

它主要存在以下3個特徵:

 

1、一意孤行地幫忙

 

付出者從不考慮對方是否有需要,一意孤行地犧牲自己過度付出,甚至在對方明確表示不需要後,仍執意幫忙。

 

比如有的父母常對孩子說:

 

我是你的爸/媽,我難道還會害你嗎?

我是你的爸/媽,我們不愛你誰愛你?

我是你的爸/媽,你為什麼要拒絕我?

 

為了孩子的成長煞費苦心,他們付出了很多,的確很辛苦。

 

但他們卻從來不曾問孩子一句:你是否真的希望我這樣做?

 

2、每一份付出,都是為了索取

 

付出者真正的目的,不是為了讓對方更好過,而是為了給對方製造「愧疚感」,以此獲得控制對方的籌碼。

 

他們常在言行中透露著“我為你做了很多,所以你應該聽我的” 這樣的邏輯。

 

就像阿娟的媽媽,一意孤行地付出以後,緊接著就以各種名目向阿娟要錢。

 

3、關係雙方都不好受

 

在「付出型親情綁架」的關係中,雙方都不是基於愉悅的心態去付出/接受,而是基於一種非自願的心態。

 

付出者的目的,是為了控制與索取,往往會將接受者陷入左右為難的境地。

 

就像阿娟,她在面對媽媽的主動付出時,充滿內疚,又在面對媽媽的索取時,感到為難。

 

與此同時,當帶著目的去付出時,付出者往往很容易期待落空。

 

就像阿娟媽媽,她的付出並沒有得到阿娟發自內心的感激與體諒,她自己也對此充滿委屈與憤怒。

 

結果,導致關係雙方都不好受。

 

從中不難看出,

 

付出型親情綁架,它並不是一種令人舒服的良性關係模式;

 

相反,它充滿了限制、控制與索取,令人深感窒息與無奈。

 

 

然而,為什麼會存在付出型親情綁架呢?

 

我認為,主要存在2點原因:

 

首先,父母自身的虛弱。

 

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,當父母過度虛弱,往往很容易發展出和孩子「混沌共生」的關係。

 

一方面,父母會將這份「虛弱」投射給孩子。

 

他們常常逼著自己扮演無所不能的神,替孩子包辦一切,護孩子周全。

 

但另一方面,由於父母本身的虛弱,他們沒辦法成為真正的保護神。

 

也因此,他們常常會不自覺地控制孩子,向孩子索取,來填補自己的虛弱。

 

雙方在這樣的混沌中糾纏拉扯著,阻止彼此發展出真實自體。

 

阿娟和媽媽的關係就是這樣——

 

一方面,媽媽在扮演著一個「強大的神」:

 

總是忍不住替小娟幹這干那,甚至還操心小娟弟弟的伙食費問題,就是因為在她眼裡,孩子是虛弱的,離不開她的照顧與庇護。

 

另一方面,由於自身的虛弱,她無法獨立:

 

無法靠自己去庇護兒子,只能向小娟索取錢財資助兒子。

 

而每當阿娟嘗試委婉拒絕,媽媽都會崩潰或者大怒,因為它戳破了媽媽虛假的自我價值感。

 

其次,孩子內在的虛弱。

 

就像前面所講的,一個孩子若長期被父母索取與控制,無法獨立成長,他的自體固然也是虛弱的。

 

一方面,他會依賴父母的付出,不敢拒絕,也不敢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;

 

另一方面,當接受了父母的付出,而自己卻無法滿足父母的需求時,他就會產生相應的愧疚感:

 

“父母為我付出了這麼多,我卻無法滿足她,我真糟糕。”

 

為了迴避這份愧疚感,大多數孩子會下意識選擇順從父母的想法。

 

表面上來看,「順從」似乎能夠緩和衝突,維持和諧的親子關係。

 

而實際上,它就像一層保護膜,掩飾著父母的虛弱,並無形中強化了父母心中“我強你弱”的想像。

 

“孩子確實不夠成熟,離不開我的照顧。”

 

從而進一步刺激父母對孩子的付出與索取,加劇孩子內在的虛弱。

 

 

長此以往,付出型親情綁架會導致2個後果:

 

1、邊界不清

 

邊界不清,是「付出型親情綁架」最直接的後果。

 

武志紅老師曾經說過,人的關係可大致分為兩個領域——社會領域 和 私人領域

 

社會領域的規則是權力,每個人負責不同的事務,擁有不同的地位,一切井然有序。

 

私人領域的規則是珍惜,即我珍惜你本來的樣子,不把我的意志強加在你的身上。

 

每個領域有不同的規則,當我們把權力規則帶回到家裡,混亂便很容易產生。

 

在「付出型親情綁架」的關係中,就是這樣——

 

父母把子女視作自己生活的重心,先是犧牲自己為子女付出,繼而要求子女犧牲自己去滿足父母。

 

他們在孩子身上,使用了權力規則,卻忽略了彼此的成長。

 

最終導致:親子間相互糾纏,沒有邊界,沒有自我,令人深感窒息。

 

2、孩子無法在關係中做真實的自己

 

這種邊界模糊的相處方式會讓孩子活得像一個“演員”,按照父母所撰寫的劇本去“演” 出他們理想中的模樣。

 

小到一杯水該倒多滿,大到人生規劃,都要聽父母的,常常連一件小事都無法主導。

 

在這個過程中,孩子會不斷經歷「挫敗」,並慢慢喪失掉對生活的掌控。

 

即便父母一再強調“我做了一切都是為了你” 時,子女也很難從中感受到溫暖與關懷。

 

例如阿娟,她還來不及享受媽媽對她的好,就面臨媽媽對她的“綁架” 式索取。

 

她既有愧疚,也有憤怒,但她卻無法暢快地表達自己的情緒與感受。

 

我們都知道,表達情緒是一個成年人劃清邊界的重要方式,尤其是像憤怒這種關鍵性情緒。

 

但如果情緒無法表達,情緒就會反過來擠壓和攻擊自己,形成鬱結。

 

從而令一個人變得越來越壓抑,沒有活力,無法做真實的自己。

 

 

這時問題來了,

 

我們具體要怎麼做,才能擺脫「付出型親情綁架」的困境?

 

總的來說,這裡貫穿始終的原則是——

 

態度上:真誠堅定;

行動上:守住邊界。

 

接下來,我就以阿娟的故事為例,盤點一下在面對付出型親情綁架時,該如何見招拆招。

 

以下是四種防禦性手段:

 

1、不含敵意的堅決;

 

這是自體心理學派創始人科胡特提出的,意思是我態度堅決地拒絕你,但我本身沒敵意。

 

例如,當阿娟嘗試和媽媽溝通,換來媽媽的崩潰大哭時,可以這麼回應:

 

媽,你現在可能會很生氣,無法理解和認可我說的話。

 

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情,只想告訴你,這一切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糟。

 

我向你說“不”,並沒有惡意,也並不是想和你敵對,更不意味著否認了你的全部付出。

 

你依然有很多好的地方,我也依然愛你。

 

這是建立親子關係邊界的有效方法。

 

2、從小事開始拒絕;

 

維護邊界,特別是親子之間,可以從小事開始。

 

阿娟分享過一個她的故事,她說有一天她要加班,給媽媽打電話說晚飯別等她了。

 

可是,等她8點多加班結束回家後,發現所有人都沒吃飯,在等她。

 

這時,她有非常強烈的被綁架的感覺,對此感到強烈不適,她覺得這是媽媽潛意識中想用這種方式逼她就範,讓她以後都早點回家。

 

我給她支了個招——她對媽媽說,今晚不吃飯了,以後再有這種情況也不吃。

 

沒想到,她在這件小事上樹立界限的努力立刻奏效了,後來這種事再也沒發生過。

 

3、尊重事實,駁回情緒;

 

在阿娟向父母表達自己的不滿後,媽媽帶著哭腔說道:“那你就是嫌棄我不好咯”。

 

這時如果阿娟就此回答“沒有”,就是在把父母的情緒吃進去,同時也鼓勵了父母繼續以這樣的方式“綁架” 她。

 

那應該怎麼做呢?

 

先看看事實——父母的行為入侵了阿娟的邊界,讓她極為不適,同時媽媽的回應,也讓阿娟感到十分內疚。

 

這時,只有袒露真實的想法,問題才有可能被解決,不然就容易在內疚感的作祟下,屈從於父母。

 

後來,阿娟試著直接向媽媽袒露——“是啊,你過度干預我的生活了,我確實覺得你這樣做不合適。”

 

面對這樣的回應,剛開始媽媽雖然稍感不適,但久而久之,也慢慢了解了,這就是阿娟的邊界。

 

4、這是我的事,那是你的事。

 

比如媽媽給阿娟煲湯。

 

本來煲湯是媽媽的事,阿娟有選擇喝與不喝的自由。

 

但如果媽媽用這種付出來綁架阿娟——“我為了你煲的湯,你一定要喝。” 這件事就變味了。

 

再比如,媽媽叫阿娟給待業的弟弟找工作。

 

本來失業是弟弟的事,阿娟有選擇是否替他找工作的自由。

 

但如果媽媽說“他是你弟,你有義務替他找工作。”,那就是在拿血緣關係,對阿娟進行“綁架”,應直接拒絕。

 

我們需要明確的是,正是因為重視這段關係,希望它能夠更加健康地走下去,所以才選擇用真誠的態度去直面問題,而不是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去經營一段“虛假” 的關係。

 

因為,愛一個人,除了要照顧對方的感受以外,更重要的是重視對方的成長。

 

寫在最後

 

成長是一個很慢的過程,無論對自己,抑或是對父母,都需要多一些耐心。

 

我們是第一次當孩子,父母也是第一次當父母,雙方都需要學習、碰壁、反思,再重新去嘗試。

 

在這段關係裡,當我們選擇表達拒絕的時候,其實也是向父母輸出一種正面的心理暗示:

 

我相信你是有能力面對意見的;

我相信你是有能力跨越這些崩潰的情緒的;

我相信你是可以成長變得更好的。

 

這麼做,需要我們全然相信——爸爸媽媽,如果你們把重心放回自己的生活上,是可以活得更加充實和精彩的。

 

把受苦的權利歸還給父母,把自我成長的機會還給父母,不再代替父母去成長。

 

曾經聽過一句話:人類之所以會進步,就是因為下一代的人不聽上一代人的話。

 

這裡,我想換一種方式來表達:

 

子女來到這個世界上,有一個天生的使命,通過新的生活方式,來給上一輩帶來衝擊,讓他們的生活煥發出新的可能性。END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