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電影《入殮師》,讀懂了死,才能明白生

看完電影《入殮師》,讀懂了死,才能明白生
value101 2022-09-19 檢舉

 

知乎上,有這樣一個問題:“有哪些你認為越早明白越好的人生道理?”

有一個高讚回答是:“學會和解。”

深以為然,我們的一生,就是不斷折騰、受挫、成長,然後與生活和解的一生。

在電影《入殮師》中,小林大悟正是在一次次和解中成長,放下內心的偏執,學會更好地去愛。

夢想破碎,他收拾心情,重新上路;

工作不被理解,他懷著虔誠舉行納棺儀式,詮釋入殮師的意義;

多年未見的父親逝世,他放下心中的恨,與過去和解,攜愛前行。

 

與自己和解,接納平凡

小林大悟的夢想是成為大提琴師,為此,他苦練了十幾年的大提琴。

留學歸來,他進入樂團成為大提琴手,可不久後,樂團卻因經營不善倒閉了。

在大提琴夢破碎的那一刻,小林大悟才意識到,大提琴無法支撐自己的生活。

他幡然醒悟,“是我應該更早承認,自己沒有這個才能。”

堅持了十幾年的夢想轟然坍塌,他很難過,卻沒有遺憾,因為那些為夢想努力的日子,也是彌足珍貴的經歷和回憶。

 

詩人北島曾說:“如今我們深夜飲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夢破碎的聲音。”

有些夢注定無法實現,與其沉浸在幻想中,不如看清自己的實力,清醒而果斷地邁向新的人生。

意識到自己無法在大提琴上更進一步,小林大悟放下心中的不甘,賣掉貸款18000萬買來的大提琴,從東京搬回山行老家,尋找新的工作。

偶然在報紙上看到NK代理公司的招聘,“年齡不限,待遇從優,工時不長,正式用工”,他心動了。

他以為NK代理是做導遊方面的工作,卻沒想到,這是一份入殮師工作,NK是“納棺”的縮寫。

社長提出給他50萬日元作為月薪,為了減輕妻子的負擔,他接受了。

一開始做入殮師的他很不適應。

第一次面對腐爛的屍體時,大悟強忍著才沒又吐出來,他將不適咽回去,認真向社長學習納棺儀式。

作家周國平曾說:

人生有三次成長,一是發現自己不再是世界中心的時候;二是發現再怎麼努力也無能為力的時候;三是接受自己的平凡並去享受平凡的時候。

年少時,我們總是好高騖遠,覺得自己一定能成就偉大的事業,以為世界是圍著自己轉的。

長大後才發現,光是好好生活,成為平凡的自己,就已拼盡全力。

當我們能坦然面對生活的好與壞,接受自己的無能為力,接納自己的平凡時,我們的人生才真正開始。

 

與家人和解,放下偏見

在日本,與逝者打交道是一件很忌諱的事,因此,大悟一直沒把自己從事的職業告訴妻子。

當妻子從他帶回的錄像帶中,發現他做了一名入殮師,一時間無法接受。甚至直接質問他:“怎麼能做那種工作,你不感到羞恥嗎?”

 

妻子希望他找一份“正常”的職業,大悟卻覺得死亡是所有人都會面臨的事,自己從事的職業沒什麼好羞恥的。

妻子一氣之下,離開老家回了東京。

當她發現自己懷有身孕後,回到大悟身邊,勸說大悟為了孩子辭去入殮師的工作。此時的她,依然對入殮師這份工作抱有偏見,害怕以後別人會對自己的孩子指指點點。

後來,鄰居澡堂奶奶去世,妻子目睹了大悟為奶奶舉行納棺儀式的過程,看到了告別的儀式感,也看到了大悟工作的意義所在。

就像電影中的台詞描述的那樣:

讓逝去的人重新煥發生機,賦予永恆的美麗,這個過程,平靜祥和,細緻而溫柔,重要的是充滿愛。

入殮師存在的意義,既是讓往生者體面地離開,也讓還活著的人記住他們最好的一面,同他們好好告別。

當妻子放下偏見,看到大悟舉行儀式時的溫柔與虔誠,他們的不合在理解中消散了。

愛,是相互理解,是我讀懂你反對中的關心,而你看到我堅持中的虔誠。

生死面前,你會發現,那些不和,那些爭執,都是小事。

電影中有一位逝者,是一個喜歡打扮成女孩的男孩,他在生前從未得到過父母的理解,每次談話總是不歡而散。

最終,母親執意給兒子扮成女孩,化上女妝,父親則感謝大悟他們成全了孩子的體面。

這位父親在痛苦中與兒子達成和解:“即使扮成女孩子,果然還是我的孩子啊!”

人生最大的遺憾,是與家人各執己見,卻忘了傾聽他們的內心。

我們總是在失去後才明白,最重要的不是讓家人活成自己期望的樣子,而是陪著他們,看日出日落,品人間煙火。

如果所有的不和是出於愛,所有的和解,也是因為愛。

趁歲月還長,家人尚在,與他們和解,擁抱彼此的不同。

 

與生活和解,學會釋然

在大悟很小的時候,父親就拋棄他和母親,遠走他鄉,再沒回來過。

 

大悟對父親的記憶,永遠停留在父親離開的那天,他一直記著父親說過的一個美好傳說:“找到表達心意的石頭送給對方,對方根據石頭的手感和重量揣摩對方的心意。”

大悟一直在等父親回來,每年生日時,他都期待收到父親送的石頭,可隨著期望一次次落空,大悟對父親的怨恨也越來越深。

多年來,父親離去這件事在大悟心中反复撕扯,留下無法抹滅的傷害。

收到父親逝世的消息時,大悟很憤怒,第一反應是不想去見他,因為無法原諒從小就缺席的父親。

但後來,他還是去參加了葬禮。

三十年沒見面,大悟早已記不清父親的模樣,可是,當他看到其他入殮師草草將父親放入棺材中,他心中不忍,親自為父親納棺。

當他走過去,看到父親手中還握著自己送他的石頭,大悟釋然了,不是原諒了父親對他的傷害,而是放下了心中的仇恨。

父親的模樣也逐漸清晰,他回想起了父親曾陪伴自己的日子,在回憶中感受到父親曾給過自己的溫暖。

過去的傷害就讓它留在過去,當下的生活,才是需要我們好好把握的。

《奇葩說》里馬東曾說:“隨著時間的流逝,我們終會原諒那些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。”

蔡康永隨即補充道:“那不是原諒,而是算了。”

在漫長的一生中,我們難免會被他人所傷,那些傷害早已刻在心上,無法做到輕易原諒。

與生活和解,你會發現那些傷害都是磨礪,那些痛苦都是成長。

有些人總是在埋怨,他們習慣了回味痛苦,習慣了讓自己活在不滿中。

卻忘了傷害已經造成,如果不能學會放下,畫地為牢困住的只有自己。

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家人、自己的過往,卻可以選擇自己的愛人、自己的生活。

那些恨與遺憾,就讓它隨風而去,重要的是,此時此刻陪在我們身邊的人。

要相信,沒有到不了的明天,也沒有放不下的過往。

學會和解,才能走出陰霾,重新擁抱陽光。

願我們都能在自己平凡而閃光的人生里,悅納不完美,珍惜眼前人,釋然過往事。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