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帶我回家》:原生家庭欠你的,你要自己贏回來

《帶我回家》:原生家庭欠你的,你要自己贏回來
value101 2022-09-19 檢舉

 

有人說世界上最動聽的話是:“不管你經歷了什麼,天黑了,我帶你回家。”

家,是一個人一生的歸宿和避風港,但有些人卻永遠無法踏上回家之路。

20世紀50年代,加拿大魁北克的杜普萊西斯政府宣布法令,將孤兒院改造成精神病院,為此,2萬名無家可歸的孤兒慘遭虐殺,孩子們永遠等不到擁有家庭的那天了。

這是加拿大人不願回首的黑歷史,根據當年發生的真實案例創作的小說《帶我回家》,一經出版就成為震撼北美的飆淚大作。

小說以麥琪和女兒艾洛蒂各自的經歷,講述她們二人所遭受的迫害,講述母女倆渴望愛,卻都被愛傷害的故事。

16歲未婚懷孕的少女麥琪,不斷在家人之間進行二選一的選擇,才能擁有愛,而為了這份愛,她最終把女兒拋下了。

書中有這樣一句話:我們終其一生,都在尋找被愛的證據。

當愛需要以自我犧牲來換取,愛的證據也將成為犯下的罪過。

獲得愛的方式,並不是以滿足他人期望來交換,在乎你的人自不會讓你委曲求全。

以愛為籌碼進行交換,代價足以讓一個人付出一生去償還。

 

最痛苦的愛:為你好

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個小鎮上,因為殖民政權更迭,居住這裡的英國人和法國人彼此間種族歧視嚴重,法國人更是低人一等。

少女麥琪是這兩個種族結合的混血兒,她的父親是英國人,而母親是法國人。

麥琪的父親威靈頓是鎮上有名的種子大師,他喜歡種子的可預計性,為此希望女兒朝著自己規劃的方向發展。

威靈頓特別看不起法國人,覺得他們貧窮、沒有學歷,他認為自己與身為法國人的妻子結婚,是一個不可挽回的錯誤。

他時刻警告女兒不要和法國人談戀愛,告訴麥琪要遠離這些人。

麥琪把父親的話當成自己人生的導航,然而青春的荷爾蒙還是讓她跨越了父親的規則,愛上了一個法國男孩,甚至偷吃禁果,有了愛情的結晶。

這件事讓父親大為失望,他覺得女兒不再像優良的種子一般成長了,而是成為了背叛他的有瑕疵的種子。

父親告訴麥琪,如果選擇和法國男孩在一起,她就要永遠離開這個家。

這對於十幾歲還無法自力更生的麥琪而言,與其說是選擇,不如說是威脅,她忍痛和愛人分手了。

 

當愛成為剝奪自己重要之物的利器時,任何一點愛意的湧現,都會讓人鮮血淋漓。

麥琪還沒從失戀的痛苦中走出來,卻迎來了更大的噩夢,她被姨父侵犯了。

當她把受到的屈辱告訴母親,想要尋求幫助時,母親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說,是麥琪勾引了姨夫,才會導致這件事發生。

讓人難堪的話語,猶如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讓麥琪渴望愛的心被深深傷害。

作家廖一梅說過:“大家頂著愛這個詞,其實幹盡了人間醜事。”

當麥琪的孩子出生時,父母擔心這個私生子會讓家族的名聲蒙塵,便將孩子送去了孤兒院。

只因為父親不喜歡法國人,麥琪便和愛人分手。

為了不讓父母失望,麥琪竭盡一切去滿足他們的要求,而父母用愛的名義,一次次逼迫她舍下一切。

人生最大的傷害來自最親之人,最深的痛苦是被在乎的人反复傷害。

把傷害包裝成愛,“為你好”換來的只有謊言,帶來了無法癒合的傷。

 

最可怕的管教:我沒錯

失去孩子後的麥琪離開了家鄉,來到了另一個城市重新開始,她和父親安排的對象羅蘭德結婚了。

丈夫羅蘭德表面上看似支持妻子麥琪的工作,實際上卻希望她做一個家庭主婦。

在他看來,沒有什麼比生孩子更重要的了,他告訴麥琪,成為一名母親,是一個女人能為家庭所做的最大貢獻。

丈夫對孩子的執念刺激著麥琪,兩人婚姻的存在,似乎只為了要一個孩子罷了。

而孩子,是麥琪心中永遠的痛。她幾次懷孕流產,父母認為這是上天對她的懲罰,悲傷情緒的蔓延讓麥琪幾乎崩潰。

有時候,徹底擊垮一個人無需動刀弄槍,僅僅讓他精神崩塌,就足以毀掉所有。

只要突破了一個人的心理防線,隨之而來的是因恐懼而無條件的順從。

麥琪的女兒夏洛蒂,被送到孤兒院幾年後,政府為斂財,把孤兒院改造成精神病院,七歲的她被定義為真正的“精神病人”。

夏洛蒂忍受著來自修女嬤嬤的虐待毆打,嬤嬤經常告訴這裡的孩子,他們是戴罪出生的,是沒人要的孩子。

在精神病院裡,夏洛蒂被迫吃一些治療精神類疾病的藥,這導致她行動緩慢、意識不清,她不僅要幹刷馬桶和縫紉床單等苦力活,甚至要幫忙抬屍體到墓地埋葬。

夏洛蒂在這裡見識了比深淵更不可觸碰的黑暗面。

一個女孩頂撞了嬤嬤幾句話後,就被做了腦白質切除手術,成為了一個沒有情感的“安靜”孩子。

 

五歲的小孩因為夜晚愛唱歌,第二天就永遠消失了在這世間。

至於夏洛蒂,她差點被這裡的工作人員玷污,她求助醫生拯救自己的事被嬤嬤知道後,嬤嬤用束縛衣把她綁在床上,讓她在一個骯髒黑暗的屋子裡進行“反省”。

這裡管教孩子的人,從沒有意識到自己對孩子施加的行為有何過錯,而是把他們當成牲畜般對待。

夏洛蒂每日承受著來自嬤嬤們的折磨,她必須時刻提醒自己不是瘋子,以防止被同化成真正的精神病人。

有人說過:“十個人欺負一個人算欺凌,一百個欺負一個人也是,那麼一萬個人呢,那就是正義啊。”

心理學上有名的“煤氣燈效應”,操控者通過長期把打壓式、片面的話語傳輸給受害者,讓受害者質疑自己的認知、記憶和精神狀態,從而達到行為和思想的操控。

當一人的惡意行徑成為正義的代表,他的骯髒齷齪將被粉飾,而無辜者成為了替罪的羔羊。

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無形的控制和打壓,會腐蝕掉他的心,折斷他的翅膀,毀掉他的未來。

 

最好的人生:做回自己

在長期的壓抑和妥協下,麥琪最終無法再忍受丈夫和父親加註在她身上的期待。

她不想維繫一段只要孩子的婚姻,也不想按照父親的方式去生活了。

當她再次遇到被迫分手的愛人加布里埃爾,兩人已各自結婚,但彼此心裡卻仍然愛著對方。

麥琪鼓起勇氣向丈夫提出離婚,她結束了父親眼中的完美婚姻,搬離了那個擁有一切,唯獨沒有她想要的愛的家。

結束了痛苦的婚姻後,麥琪告訴父母要去尋找被拋棄的女兒。

她不再聽從父親的話,去做一個他人眼中滿意的角色,她離開了家,和愛人加布里埃爾一起尋找女兒的下落。

魯斯.倫德爾說過:“按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不叫自私,要求別人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才叫自私。”

愛並非要不斷滿足一個人的期待,這不是愛而是變相的勒索。

我們要擺脫束縛在身上的枷鎖,才能真正走出陰影走在太陽下。

麥琪的女兒艾洛蒂直到十七歲才從精神病院裡出來,外面的一切於她而言是一片空白,她渴望親密關係,又恐懼與人接觸。

 

在精神病院的經歷,讓艾洛蒂對外界的一切都充滿不安,但艾洛蒂始終渴望著愛,為了這份溫暖,她努力克制自己恐懼的心理,盡力去學習融入社會,同時將自己的故事寫下來,刊登在報紙上,希望能以此找到自己的家人。

母女倆人一直朝著自己的方向邁進,到最後她們重逢,麥琪找到了失去已久的女兒,而艾洛蒂也尋到了心中的歸宿。

《皮囊》裡有這樣一句話:“我期許自己要活得更真實也更誠實,要更接受甚至喜歡自己身上起伏的每部分,才能更喜歡這世界。”

一個人的過往不可能灑滿陽光,總有他人看不見的陰暗面,但漫長的一生不能被這些束縛,接納自己的不完美,才能認清自己的路。

人生許多事總是事與願違,我們拼盡一切追尋生命的意義,最終回歸的是自我本身。

我們的人生,不是為了滿足每一個人,而是找到真正的自己。

 

有人說:“我們終其一生,都在尋找兩個東西,一個是價值感,一個是歸屬感,價值感來自於被肯定,而歸屬感來自於被愛。”

我們缺乏愛的勇氣和坦誠,讓愛成為傷己傷人的痛,而治癒的解藥是雙向奔赴的愛。

愛與被愛是一個雙向的反饋,愛的肯定是對心愛之人的在乎和關心,而被愛之人也擁有了做自己的底氣。

不必讓愛埋藏在心底,勇敢告訴心愛之人自己的心意,好好擁抱他們,珍惜當下每一個在一起的瞬間。

愛,是一個家的底色,也是歸家之人的路。

《帶我回家》這本書是一家三代人的悲喜故事,也是曾經那個年代的縮影。一次次離別與重聚,讓人深思,引人共鳴。

翻開書,裡面藏著不止一個人的愛與期待,也寫滿了等待與守望。

願世間每一份深情,都有回應,願每一本好書,都能被慧眼的你發現。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