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低谷,最大的本事,就是能熬

人在低谷,最大的本事,就是能熬
value101 2022-09-14 檢舉

 

 

 

畫家幾米說:生活總是給我們接二連三的困難,讓我們疲勞絕望。

人這一生,總是苦難太多,快樂太少,以至於看不到苦難的盡頭。

如今疫情還在肆虐,經曆三年疫情后,很多人步履艱難。滿是迷茫。

人們不禁發問:“生活會變好嗎?”

我想,答案是肯定的。

記得經濟學裡有一個“拐點理論”:

任何一段上升趨勢的開始,一定是從最低谷處蔓延開來。

從某種意義上說,生活的谷底,往往也是成功的開始。

 

人生起伏是常態,不必氣餒

王陽明說:“起伏、退讓都是功夫。就像大海上的波浪一樣,總是此起彼伏波濤滾滾。”

人生此起彼伏,是常態。

年輕時的曾國藩,科舉考試接連失利。

30歲,終於成為翰林院身份卑微的基層公務員。

原本以為,只要努力工作就會獲得升遷。

可拼命工作三年後,領導以“辦事糊塗、辦差敷衍”為藉口,革去實缺,將他貶為一名候補檢討。

後來鎮壓江西太平軍時,曾國藩又身患疾病。對手的冷箭和誣陷、身體的不適、皇上的猜疑、地方的排擠,讓他陷入舉國難容的境地。

更令人痛心的是,家中老父去世,守孝期間,他又接到罷免兵部侍郎兵權的通知,命他在籍守制。

一個接一個的打擊,讓曾國藩痛定思痛,也做了一次徹底的反思。

 

等他再次出山,已是另一番景象。

曾經看過一個“鍋底法則”:人生就像一口鍋,當你陷入鍋底時,只要努力攀爬,不管往哪個方向走,都是向上。

人生起起落落是常事,低谷時,只需努力,每條都是向上走的路。

現實生活中,在工作和生活上遇到重大改變,要敢於接受。

因為,在苦海裡掙扎的不只你一人,大多數人在災難裡求生存,在患難裡求進退。

只要,不自暴,不自棄,努力向上,

就沒有走不出的沼澤地,沒有爬不出的萬丈深淵。

麥家說:“人生海海,山山而川,不過爾爾。”

走過山河湖泊,跨過歲月長河。最終發現,人生不過如此。

不氣餒,不退縮,好運一定會和你撞滿懷。

 

低谷時,默默蟄伏,低調蓄能

《易·繫辭下》有云:“尺蠖之屈,以求信也;龍蛇之蟄,以存身也。”

尺蠖蛾彎曲身體,是為了伸展, 龍蛇潛伏不動,是為了保存自己。

做人要能屈能伸,低谷時蟄伏,迷茫時蓄能;

熬過低迷期,就會迎來你的高光時刻。

當代作家余華,在成名之前,也經歷過一段無人問津的低谷時期。

那時,由於經常被退稿,郵遞員都懶得敲他家的門,直接扔進院子裡。

每當聽到“啪嗒”一聲,他父親就說:“退稿來了”。

這樣的時刻,余華經歷了無數次。

他說,每當這時,允許自己難過一小會。然後靜下心,繼續寫作。

 

白天,他是牙醫“餘拔牙”,晚上,他是文學青年“餘作家”。

冬天還好,夏天就難熬了。

一到晚上,蚊子特別多,他就穿著牛仔褲、高筒雨鞋,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。

他擔心汗水把稿紙打濕,就在手上綁了毛巾寫;

就這樣,春夏秋冬,牙拔了上萬顆,稿子郵寄的城市比自己去過的城市還多。

但,他還是那個天天被退稿的人。

五年了,就在余華快要絕望的時候,突然接到《人民文學》編輯的電話,5篇作品發表3篇。

隨著文章在國家級刊物的發表,各大編輯的約稿信也紛至沓來。

他得意地把信鋪平給父親看,父親不解。

余華說:“這叫出名了!”

默默蟄伏的余華,用五年時間,完成了從“小鎮牙醫”到“大作家”的華麗轉身,從此一飛沖天。

從低谷到高光,從落寞到繁華。余華不動聲色,完成華美蛻變。

《菜根譚》中說得好:“伏久者飛必高,開先者謝獨早。”

默默蟄伏,是在積攢力量,積攢未來成功的分量。

人生起伏,境遇各不相同。

但相同的是,所有的低谷都有峰迴路轉時,所有的山窮水盡,都是希望之火燃起時。

再優越的工作,再繁榮的行業,都有可能一夜歸零。

時代的浪潮在翻滾,面對人生低谷,最好的破局方法是:笨笨地熬著,深耕基本功。

在磨礪中沉澱自己,在低調中保存實力,在默默蟄伏中,修煉內功。

 

低谷時,做自己命運的掌舵人,默默蟄伏,低調蓄能。

終有一天,你會驚艷時光。

 

自我救贖,等待重生

知乎上有個熱點提問:人能真正意義上的自我救贖嗎?

有一個高讚回答:人生本來就是一場自我救贖。

深以為然!

一代名伶梅蘭芳,遭遇人生低谷時,堅持底線,自我救贖,終於華麗歸來,讓世人敬仰。

梅蘭芳兒時學戲,雖“言不出眾,貌不驚人”,但通過自己的努力,在群星璀璨近代戲曲史上,一路成長為“伶界大王”。

抗戰時期,日本人想利用梅蘭芳在中國的影響力,於是強勢邀請他上台唱戲,粉飾太平。

為了不給日本人演出,梅蘭芳連打3針傷寒預防針,發著40度的高燒佯裝病重。

之後,又被迫離開深愛的故土北平,忍痛帶著家人避難到上海、香港。

可日本人佔領香港之後,依然不放過他。

視戲如命的梅蘭芳,只好留起了鬍鬚,就是著名的“蓄須明志”。

蓄須後的梅蘭芳,怕日本人不死心,堅持不弔嗓子,不唱戲。

沒了唱戲收入的梅蘭芳,一家人的生存都成了難題。

他不僅變賣了房產,典當收藏多年的字畫,還自己畫畫,辦畫展,靠賣畫為生。

經過漫長的等待,抗戰終於勝利。

梅蘭芳刮掉鬍鬚,對所有人說:“抗戰勝利了,我要重返舞台。”

 

他的一生,從畹華到梅蘭芳,從梅先生、梅郎、梅博士、梅老闆、梅院長……

稱呼不同,但他對藝術的追求一直未變。

陳毅說:“他是一個近乎完美的人。”

然而,就是這樣一個完美的藝術家,即便遭遇了非人的磨難,但他依然等待重啟的時刻。

羅蘭說: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,就是在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。

面對困境,強者心存希望,活在當下,等待重生。

生活中,有的人面對困境,怨天尤人,在內耗中聽之任之,最終沉溺於深淵。

要知道,艱難的路,不是人人都有機會走。唯有受得了涅槃之痛,才配得上重生之美。

真正的救贖,永遠是自我的救贖。

 

泰戈爾說:只有經歷過地獄般的磨礪,才能練就創造天堂的力量;只有流過血的手指,才能彈出世間的絕響。

山有峰巔,海有彼岸;人生高低難免,低谷時,學會堅持和忍耐。

疫情肆虐,落寞的不只你我,還有千千萬萬在深夜痛哭的社會眾生。

熬過磨難,就不會再懼怕暗夜。

熬過低谷,就能撥雲見日。

願你我,都能心之所向,走出低谷,擁有自己的星空花園。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